现在的学生活得有多累?成年人哪个可以保持十年寒窗,起五更睡半夜,一天15个小时的高强度的工作量?而我们的小学生,中学生却每天过着这样的生活。小徐老师刚进入教育系统的时候,中学生的学习压力并不像现在这样大,所做的题跟现在中学生所做的题相比,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。那时候,小徐老师每天给学生们讲励志故事,激励他们努力学习,考好大学,找好工作。

然而,20年后的今天,小徐老师的鸡汤似乎都派不上用场了,因为即使我再怎么给学生灌鸡汤,学生们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学习,他们一个个就像高速运转的学习机器,吃饭睡觉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取得第二天更高效的学习动力。他们的生活中除了学习,已别无他物。即使是上体育课,也是训练体育考试达标的项目,学生想打场篮球都是奢望,这样单一、乏味的生活,哪里有什么活力和乐趣?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,著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李玫瑾有一句话,曾深深的震撼小徐老师,她说,”一个人每天要做三件完全不一样的事,他的心理和精神状态才可以健康,而高强度地每天去做一件单一乏味的事情,这样的人心理和精神状态最终只能是崩溃。

“想想我们数年如一日,在校上课做题,在家上补习班做题的中小学生们,他们的心理和精神状态怎么会健康呢?二、越来越冷漠的师生、同学关系让中小学生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。小徐老师从教20年,最感遗憾的就是师生关系的疏远冷淡,前十年,还有学生偷偷地将心里话说给老师听,而最近几年,随着学习强度越来越大,升学压力越来越大,老师和学生都成了学习的奴隶,除学习以外的话题不聊,除考试以外的事情不参与,老师甚至没有了学生掏心掏肺地说说心里话,沟通一下师生感情的时间,有的只有急功近利的思想教育,而正是这样的教育让学生一个个对老师关闭了心门。

因为他们最想说的话往往与学习无关,往往是老师和家长眼里的负能量,所以他们宁可孤独痛苦,也不想听到老师和家长冠冕堂皇的说辞。同学之间同样因为学习强度的加大,少了沟通和玩耍的时间,关系同样冷淡。而功利化的教育又让学生的思想浅薄,精神空虚,而低修养的交往必然造成同学关系的冷漠。三、唯分数论成为老师和家长评价孩子的唯一标准,学习成绩差的孩子往往自我价值感低,看不到独特自我价值的中学生已然看不到生命的宝贵。

很多轻生的孩子都曾经很要强,都希望在生活中得到来自老师、家长和同学的肯定,然而学习成绩差的孩子往往很难得到这种被人肯定,被人赞扬的荣耀,一旦低自我价值感形成,孩子很难找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。然而,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学习生活中,真正被众星捧月的学霸又有几个?大多数中学生不过都挣扎在学习不如人、成绩不尽人意的泥潭中不能自拔罢了。

在这样极其不健康的学习生活中,如果孩子再遇到几个生活中的烦心事,比如被老师多次打击,或者被同学误会、排挤,或者家庭变故带来的冲击等,都有可能将脆弱、敏感的青春期孩子推向绝望的深渊。再回头王佳乐的自杀,小徐老师不禁想起最近热播的电影《少年的你》中同样经不起校园欺凌和冷漠而跳楼自杀的胡小蝶,临死前说的那句话:“她们一直在欺负我,你们为什么不做点什么?”——是啊,教育已畸形如此,为什么我们不做点什么?总之,现在孩子的心理健康问题早已不是单一的教育问题了,因为如今的教育方向是家庭和社会价值取向选择的结果。

 3/3   首页 上一页 1 2 3 下一页

文章TAG:纹身  男孩  僵尸  成都  中国僵尸男孩纹身成都  花2亿纹身的僵尸男孩  
下一篇